[采访]’生日’全度妍“岁月号题材…因为是生者的故事,所以加入”(GETITK)

Comments (0) Film

“世越号遇难者家属在首映式上流下眼泪,互相安慰。”

全度妍是一位在电影中完全抹去自己痕迹的演员,在韩国电影界有着重要的地位。

她在4月3日上映的电影《生日》中,扮演在过世儿子生日的当天,与活着的人互相分享珍贵回忆的母亲纯南。她在LOUNGE INTERVIEW中分享了对试映后人们各种反应的感想。

“感觉放松了。从电影选择,到拍摄,再到上映为止,整个过程并不容易。与其他电影相比,关于这部电影的每一句话都要很小心。电影上映以来只听说反应好。’岁月号’题材应该会让人不敢轻易靠近,但《生日》是一部适合大家一体看的电影,因为它讲的是我们共同的,而非某一个人的故事。”

全度妍表示刚开始其实并没有出演的想法。

“虽然认真看了剧本,但当时出于多种理由拒绝了。一来是对题材感到不安,二来是担心角色只会让人想起《密阳》中的申爱。后来李钟彦导演对这个剧本和纯南的角色感兴趣。当时虽然只进行了表面上的考察,但是后来又觉得’我真的放下这个作品了吗’。因为是生者的故事,所以这股力量在我决定出演这个作品的时候发挥了很大作用。”

《生日》是全度妍的第18部作品,也是她时隔4年回归大荧幕之作,所以备受期待。

”即便承担不住还是想得到的就是期待。不报期待的人也许会对全度妍这位演员感到负担。或许是因为真挚,又或许是因为一直在讲着别人不讲的故事。我觉得自己是不是使得岁月号的题材更加沉重了。“

电影中,纯南的生活很枯燥,几乎很难见到她笑。全度妍为了更好地演绎纯南,小心地控制自己的情绪。

“一个人要怎么不同地去演绎母亲失去儿子的痛苦呢?虽然和《密阳》中的情况是一样的,但故事却有差别,希望大家能将我看作《生日》中的纯南。现在我也是孩子的母亲了,我用心地在感受,纯南难过的背后是不是我自己的难过。”

《生日》已经在过去的11月面向遇难者家属举行了试映会,全度妍回想起当时的情景不禁湿了眼眶。

“步履沉重到几乎无法入场。从入场开始到出来,我都抬不起头,无法直视遇难家属的眼睛。也不能去问’这个电影怎么样,有受到慰藉吗’,内心只有抱歉。一位母亲将系着黄丝带的绣花钱包塞到我手中,说谢谢。眼泪忍不住就留下来了。他们对我说受到了慰藉,而我也从那句温暖的话里感到慰藉。互相慰藉真的会给予人很大的力量。”

“其实拍摄前后,我的想法都没有变过,想要去改变一些什么。(岁月号)的故事并没有结束,而是进行时。人们问我拍完没有产生很大的责任感和义务感吗?并不会,只有对小的事情的感激。”

所有人对于2014年4月16日岁月号的记忆和希望都差不多,我们唯一的区别就是主演了《生日》,仅此而已。

“看新闻的时候想当然地相信’会被全部救出’,没有丝毫怀疑。完全没想过孩子们和船会沉没。有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,仿佛有创伤,所以一直想要逃避,假装不知道这一切。所以当接到《生日》剧本的时候愧疚感非常沉重。”

外界对岁月号题材的商业电影议论纷纷,有担忧,也有期待,其上映时间也受到争议。

“我无法回答现在是否应该讲这个故事。如果说’现在该说’,’明天该说’,我会认为应该是’今天’。不论剧本多优秀,如果要揭开别人的伤疤来指出政治上的问题,我是不会答应的。《生日》是关于生者和家庭的故事。”

因为是会让人回想起国民创伤-岁月号题材的首部电影,全度妍向犹豫的观众表达了自己的希望。

“比起传达了什么信息,《生日》更是一部能让人自然而然参与其中的电影。我邀请过朋友参加试映会。她是三个孩子的母亲,看完后给我发信息说本来感觉一天天都跟在地狱一样,但我现在觉得,活着真好,和孩子们一起真是件感恩的事。谢谢你让我看这部电影。如果说《生日》想给人一种感觉,大概就是这种吧。”

 

GET IT K 记者 韩知希 / 图片 SOOP

 

Copyright ⓒ GETITK (GETITK),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